防火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火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林彪负伤经过揭秘子弹穿过肺部打断肋骨-【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55:15 阅读: 来源:防火包厂家

林彪受伤并非前胸中弹,子弹是从背部射入,穿过肺部,击断了一根肋骨,从胸前透出。谷老的这一说法与所有说法都不同,此前各种文章和著作均认为林是前胸中弹。谷广善将军谈林彪负伤经过关于林彪在抗日战争时期身负重伤一事,多年来有着各种各样的说法……担任115师卫生部长的谷广善将军。谷老虽年逾九旬,却腿脚灵便,谈吐自如,记忆力很好。谷老回忆说:林彪当时穿的大衣并非日军呢大衣,而是一件灰布面料、丝棉里子的普通八路军干部大衣。当军医为林彪裹伤时,师部的一名干部将这件带弹孔的大衣顺手牵羊拿走了。在谷老护送林彪回延安的途中,晋军军长王靖国的参谋长曾当面向林彪道歉并表示慰问。据说事情的经过是:115师前指路过晋军防区并非没有打招呼,当时已经通知班哨,班哨还没来得及向连哨通报,由于林彪喜欢走快马,已经冲到了连哨跟前,连哨开枪击中了林彪。为林彪裹伤的并非谷广善,而是师司令部卫生所长彭芸生。当时行军队形的顺序是司令部、政治部、供给部、卫生部。卫生部在最后,谷广善来不及为林彪裹伤。由于林彪受的是贯穿伤,子弹穿透了身体,没有留在体内,不需要做大手术,只需要止血、消毒和包扎伤口,因此“进行紧急救护”的说法也是不准确的。林彪受伤并非前胸中弹,子弹是从背部射入,穿过肺部,击断了一根肋骨,从胸前透出。谷老的这一说法与所有说法都不同,此前各种文章和著作均认为林是前胸中弹。林彪受伤后,当天就离开了师部,并非“3月5日前后”才离开。部队仍按原定计划行动,没有停留。事情的经过谷广善赶到事发地点时,彭芸生已经为林彪裹完了伤。林躺在担架上神智是清醒的,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和作战科长王秉璋等一大堆人围着林,正在交待事情。谷不想凑热闹,就没有挤进去,而是到林彪受伤及裹伤的现场查看了一番,他从一滩血迹中拾到一截半寸长的肋骨,显然彭芸生裹伤时没有注意到。他将肋骨包好,随后返回卫生部拿了一些药品和医疗器械再赶到师指。林彪躺在担架上见他这么晚才露面,很不满地说:“同志,关心一点嘛!”当时队伍仍按照预定计划继续前进,罗荣桓对谷广善说:“组织上决定由你护送林师长回延安。”谷广善看到林彪伤势很重,怕路上发生意外情况说不清楚(实际上是怕林彪死了,怕有人指责他救治不力),于是要求保卫部长朱涤新一同护送,罗荣桓同意了。朱涤新率一个警卫连,谷广善带着两名医护人员和一名勤务兵于当日就离开师部护送林彪西行。当夜,谷广善与林彪同宿一室,林睡在炕上,谷搭了一个草铺。林半夜醒来,看到谷与他睡在一起感到很满意,他问:“我负伤了吗?”谷广善回答说:“是的,还伤得很重。”林说:“我怎么不觉得痛?”“我给你打了吗啡。”林想坐起来,谷连忙制止说:“你的伤口没有愈合,你坐起来会引起伤口出血。”林彪对此话不大相信,第二天,他真的坐了起来,结果引起伤口喷血。谷广善为其止完血后,再次提出忠告:不要乱动。经此教训,林彪对谷广善言听计从。勤务兵是个十几岁的小鬼,天真地问:“是部长官大,还是师长官大?”谷广善说:“当然是师长官大。”小鬼不解地说:“为啥师长老听部长的话?”引得林、谷二人开心地笑起来。子弹来自前面?还是后面?一天,师部管理科长石新安送来一些狗皮膏药。林彪问:“从哪里弄来的?”石新安说:“买的。”林彪一听就笑了,说:“我以为‘卖狗皮膏药’是骂人的话,没想到还真有卖狗皮膏药的!”谷广善说:“狗皮膏药对治你的伤很有效。”然后取出两张膏药在火上烤了烤,敷在林彪的前胸和后背两处伤口上。有一次,林彪躺在铺上回忆受伤时的情景,他说子弹是从右前方射来的,击中了胸部。谷广善说:“不对,子弹是从背部射进去的,穿过肺部,还打断了一根肋骨,再从前胸冒出来的。”二人因此争论起来。林彪坚持说子弹不可能是从背后打进去的。谷广善说:“贯穿伤入口比出口小,这是规律,你背部的伤口比胸部的伤口要小。”林彪还是不相信,于是谷广善取出从现场拾到的那截半寸长的肋骨,说了第二条理由:“如果子弹是从胸部打进去的,这截肋骨就会掉进内脏,可就要动大手术了,幸好是掉出体外,说明子弹确实是从背后打进去的。”林彪看到血糊糊的肋骨感到非常吃惊,但是仍对背部受伤之说将信将疑。谷广善又摆出了第三条理由:“看一下你棉衣上弹孔丝棉的朝向就清楚了。”林彪的大衣被顺手牵羊拿走了,谷广善怕林生气,不敢提这件事,就帮林彪把穿在身上的棉衣脱了下来。林彪仔细查看了背部弹孔的丝棉,果然朝里,于是说:“你说的没错,真是从背后打进去的。”伤后六七天就能走路了大约在林彪伤后六七天,其背部的伤口已经愈合,身体恢复得很快,他躺在担架上,对谷广善说:“我想试一下,看能不能站起来,你看行吗?”谷说:“那就试试看吧。”林彪从担架上坐起,谷广善扶他站了起来。林彪见果然没事,于是进一步说:“我想走两步试试,行不行?”谷广善点头应允。林彪真的往前走了好几步,然后长舒一口气,说:“谢天谢地,真的没事!我悬了好几天的心总算放下了。”这一天到了黄河边,谷广善正准备护送林彪渡河,恰遇延安派来的医疗专家江一真。谷广善将林彪交给江一真后就返回了师部。谷老讲完这段经历,我提出一个疑问:“林彪伤得那样重,怎么恢复得那么快?六七天就能走路了,有点不可思议。”谷老说:“再重的外伤只要严格消炎,伤口不感染,最多一个月就会好。平型关战斗,我一下子收容了两三百名重伤员,不到一个月全部治好归队了。我们对林彪的治疗是全力以赴,当然好得更快。”我又详细询问了林彪受伤的部位,谷老用手指触着我背部脊椎左侧一寸远的地方,说:“就是这个部位,再偏一点就打中脊椎了,后果将不堪设想,应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12年后再见林彪我问了个题外的问题:“经过这段特殊经历,林彪待你怎么样?”谷老微笑道:“我这个人不喜欢跟领导过从甚密。”林彪受伤后再也没能返回抗日前线,解放战争时期谷广善虽是林彪的部下,可是直到四野大军南下到了武汉,他们事隔12年后始才见面。谷广善当时任四野运输部长,一次他草拟了一份电报,想以司令部的名义向三野借调一批油桶,他找到参谋长萧克,萧克说:“这个电报得林总签署才能发出,你找林总去吧!”他只好去找林彪,林彪一见面就说:“你怎么不来看我?”谷回答道:“我知道你忙得很,不想打搅,加上我这个运输部长也忙得不得了,实在没得空闲。”林彪说:“那你现在怎么来了?”谷拿出电文,说:“萧参谋长要我找你签字。”林彪看完电文,签上名,说:“看来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以后你有空就来走走。”解放后,谷广善任空军首任后勤部长,林彪的秘书多次打电话让他有空去走走,他都没有去。谷老说这倒不是对林彪有什么看法,而是性格原因。谷广善与四野的另一位统帅罗荣桓的关系也非常好,谷初到北京时,罗荣桓曾要求谷每周到他家去一次,他去了一个月就坚持不下去了,说:“政委,我不想再来了。”罗问:“为什么?”谷说:“你太忙,虽是在家休息,可找你谈工作的人太多。你们地位高,谈的都是国家机密大事,我不该知道,可是捂着耳朵也不好哟!”罗荣桓说:“既然如此,就不为难你了。不过,不要隔太长时间,毕竟是老战友嘛!”从此以后,谷广善很少去罗帅家。“九·一三”事件之后,有人抄了谷老的家,查找他“上贼船”的证据,结果什么也没找到,有人责问他说:“你当初为林彪治伤,干嘛不整死他?”谷老回答道:“他那时候是八路军的师长,我整死了他不就成反革命分子了,当时保卫部长就在旁边,他可是办案子的。”我问:“林彪折戟沉沙之后,您受到牵连没有?”谷老坦然微笑:“找不到证据嘛,当然没受牵连。”

NK免疫细胞能预防癌症吗

北联nk免疫细胞治疗费用

全国十大胃癌医院排名

免疫治疗癌症的成功率